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安树的博客

主张正义,民主,自由,平等,博爱,讲真话,希望祖国早日强盛

 
 
 

日志

 
 
关于我

.五十七岁的年龄,三十七岁的青春,三十七岁的青春哪有五十七年的阅历,蓝球场叱吒风云,自行车日行千里,五十七岁,如日中天,锐不可挡,一切从“新”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爱情在世俗面前有时是多么软弱  

2010-07-10 17:39:11|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hangqiang6813


 

2007年夏季,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躁动的味儿。我中专毕业,怀着美好的憧景与幻想踏进社会,像一个充满梦想的淘金者,我开始寻找那从小到大做了无数次的美梦。 然而,现实却将我的梦想 击得粉碎,命运安排我到偏辟的乡下林场当会计。好不容易从大山里走出来,如今却又回到大山里去与青山为伴,与小溪为伍,一种心理不平衡油然而生。林场平时没有多少事情要做,我常常坐在门口的那根大木头上发呆,看日升日落,听鸟鸣风咽,浮想着城市的繁华。

 

抵不住城市的诱惑,一有空,我就往县城跑,在那里我能感受到都市热闹的气息,可以与在县城工作的同学相聚。我们常常去跳舞。舞厅里,灯光迷幻,我发现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一身雪白的舞裙,与舞伴翩翩起舞,后来知道她就是梅。她个子不高,却楚楚动人,高高的胸脯,阿娜多姿,一头披肩发像山涧瀑布。一曲终了,新曲奏起,我鼓起勇气请她跳舞。她嫣然一笑,答应了。随着悠美的乐曲,我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和她轻旋曼舞。这时,我才惊叹于她的美丽,五官和谐,颈如蝤蛴,肤如凝脂。舞毕,我邀梅与我同坐,她竟然应允了,那一刻,我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对她说着自己的生活琐事,她只是抿着嘴笑。就这样,我们跳了一曲又一曲,直到舞厅散场。

 

 第二天,我在舞厅里又遇到梅,我们跳到散场仍意犹未尽,我邀她去散步,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们在街上慢慢地走着,谈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是我问起她的年龄和在哪里做事时,她总是含糊其辞,兴奋的我却也并不在意。我把梅带到了我临时租住的房子,她并没有走的意思,斜坐在床边。我给她倒了一杯水,顺势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两边脸颊由于兴奋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红晕,我的身体不安分起来。我侧身抱住了她,她没有反抗。突然我的手触摸到了她那坚挺的峰峦,没有性经验的我早已把持不住。我胡乱疯狂地脱下她的衣服,自己连袜子都没来得及脱,我们就一起滚到了床上,像翻腾的海水一样我们纠缠着陷入了更大的激情之中。

 

这之后,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去跳舞,然后就在出租屋里狂欢。沉浸于性爱愉悦中的我,从来不问她的过去,我甚至没有仔细考虑过她对于性爱的熟悉与狂热。或者没有感情经历的我过于天真,我相信一个女子能交付出她的身体,只有一个原因——爱情。

 

 大约过了一周,一天晚上,激情之后,她忽然把头埋在我的胸膛,抽泣起来。我大吃一惊,问她怎么回事,她哭着说:“我老公一年前车祸死了,家里还留下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我母亲照看着。”听到这些我还不怎么觉得意外。可怕的是接下来她说:“和你做爱只是因为那个需要很迫切。我一直等你开口问我的过去,可是你总是不问。我怕你爱上我,陷得太深,所以还是我先告诉你吧。你骂我吧,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我在刹那间像被人用鞭子狠狠地抽打,一种莫名的愤怒涌上我的胸口。“你走吧。”我冷冷地说,目光呆滞地看着她穿上衣服怏怏离去。

 

 几天后,我回到林场。在那郁郁葱葱的森林里,对她的思念如千年的藤蔓,将我缠绕得透不过气来,我爱她吗­?我爱她的美貌抑或诱人的身体?­是一个女人用容貌和性欺骗了一个与她真诚交往的男人,还是这个男人自作多情­渐渐,在我脑海里,一个带着孩子疲惫辛苦的寡妇形象盖过了一个妖媚勾人的狐狸精。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应该有责任去爱她,去为她分担痛苦和生活的艰辛,将她从游戏人生的魔障中拯救出来。 我向单位请了几天假,赶到县城,迫不及待地找到她。“我爱你。”我几乎是跪在她的面前:“我不在乎别人世俗的眼光和说法,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你会后悔的,就算以前是我的错吧,我们别再这样了。”她幽幽地说。“不!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快快乐乐的不是很好吗­”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我软硬兼施的进攻之下,她默许了我。年轻的冲动也使我相信宁愿为爱而万劫不复。

就这样,我一有空上县城就去找她,我们一起做饭,一起做爱。有时她带她的孩子来,我抱着孩子与她一起散步,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快乐和痛苦有时只是一步之遥,获得极大的快乐之后,或许会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终于,我远在乡下的父母知道了这事。他们火冒三丈,坚决不容许我跟一个寡妇谈恋爱,理由是好好的一个有工作的人,怎么能去跟一个无职无业的寡妇,那简直是大逆不道。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县城,要我立即停止和她来往。任凭我费尽唇舌,父母就是不同意,并威胁说要是我与她继续来往就要断绝一切血缘关系,父亲还拿着斧头追我,无奈之下我暂时跑到省城一个同学家去避难。

 

十多天后,我悄悄地回到县城,去找梅时,却已经找不到了。朋友递给我一封信,信是她写的,她说感谢我带给她这段美好的时光,她不想再连累我,她已经去了广东,叫我不要找她。朋友说,我走了之后我的父母去找过她。我知道,一定是父母给她施加了压力。深夜,我独自站在桥上,河风肆意抽打着我的脸颊。我没有想到两个人的爱情在强大的世俗面前竟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

 我把她买给我的玉佩紧紧贴在胸口上,仿佛间,我看见玉佩里面有星星点点的红,那是我心头涌出的血,也是她曾为我流过的泪呀。那一刻,我不是一个坚强的男人,我的泪水飞泄如瀑。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