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安树的博客

主张正义,民主,自由,平等,博爱,讲真话,希望祖国早日强盛

 
 
 

日志

 
 
关于我

.五十七岁的年龄,三十七岁的青春,三十七岁的青春哪有五十七年的阅历,蓝球场叱吒风云,自行车日行千里,五十七岁,如日中天,锐不可挡,一切从“新”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古村农家  

2010-07-18 18:09:37|  分类: 精美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二弦吟月《古村农家》

 

 

二弦吟月 Cyclamen

 

我去的只是个普通的小村落而已,一点也不特别。

和大部分农村一样,略微崎岖的小路,曲曲折折的小巷,难免撞见的千年老树,皮肤略黑的顽童,随地啄食的家禽,破窗、残门,还有微光斜射的老旧砖墙……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乡村户落的门前总有几级台阶,古朴的木门底部已经泛白,门深锁却仿佛能看见门内漆黑的屋子,带着湿气的墙,几张长板凳,一张大桌,角落乱七八糟地堆着杂物和蜘蛛网。也许还会有一两个头鬓斑白、颤颤巍巍地弓着背缓缓行走的老人。

再抬眼,这户人家没有横幅,没有对联,只横梁上挂了一个大红灯笼,布满了灰。

空荡荡的壁反而让我想象着那“泛黄春联残留于墙,依稀可见岁岁平安”的耐人寻味。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花掩门,水中映花。风过,吹皱一镜水,花影随水动。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

如满月,水中,花好月圆。

双手欲捧,花散月碎,终是一场浮华一场空。

花月固然美,但花有开落,月有圆缺,映在水中也并非永恒,不过虚幻而已。只有一缸水透明得真实,缓缓静,缓缓动。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大堂一边老旧的房间被深锁着,门深陷着。

越是静谧地漆黑在阳光下,越是引人注目;越是锁着,越想知道门内的曾经。就像紫禁城后宫内的抽屉,每拉开一个都是一个纠缠千年的故事。

如果墙会说话,我一定会趴在它身上侧耳,细细地听。

在这样一个拥有几个大堂的人家里,年轻的一代是不是也曾被封建礼教束缚过?是不是也被迫娶了自己不爱的女子?那个女子是不是也像瑞珏一样成了牺牲品?打开这扇紧锁的门,里面到底还留有多少见不得光的,只能在黑暗中慢慢被腐蚀淡忘的东西?

又或者曾经发生的并没有这么凄婉深刻。也许只是一户小康,四世同堂,和和美美地过平民日子。祖父拄着拐杖逗着顽孙,祖母坐在椅子上预备冬鞋冬衣,偶尔微眯缝着眼看看日光,默算着做饭的时间。老小如平日一样等待着儿女父母的归来,顽言笑语、拐杖点地、针线摩擦、古钟滴答……都在宁静的空气里流动。

又或者现在的屋主不愿再回想起当年的某段往事,将回忆也深锁在黑暗中。

又或者什么也没有,只是锁了一间弃用的房间而已。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门是开着的,里面很暗,只一扇铁栏窗将满满的日光洒进室内,隐约可见窗下斜倚着的绿色植物。

法国一个可怜的女人也曾关在类似的空间里咒骂着她所痛恨的吉普赛女郎。

任何一个被幽禁的人都可怜。

而被关在只有一扇窗户的囚室里比被关在一扇窗户也没有的囚室里更可怜。如果没有窗户,永远也不知道窗外的世界,在永恒的黑暗里或许还能有一份平静。如果有一扇窗,每天扒着铁栏杆向外张望却永远看不到全部,永远只是那一格之景。幽暗和美丽的反差,和无法看尽近在咫尺的世界,让处在黑暗中的身心越发疲惫。

当然也有可能,看过一窗之景的人求生意志更强烈,更懂得珍惜。

毕竟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却为你打开一扇窗。也许只有懂得珍惜磨难,安然接受这份特殊的馈赠的人才能走入窗外。

这对于心灵的囚室来说也是一样的。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古墙,小巷,绿荫,石凳。

南方风格的建筑透着南方式的淡淡的哀愁。小巷曲折蜿蜒,明明一直在前进,却不知道它如蛇形般的身子要伸向何方,一副欲语还休的姿态。待到不自觉走至尽头时又突然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原来刚刚的曲折蜿蜒都埋下了伏笔。

南方还喜欢若隐若现。比如镂空的窗子。在苏州园林的长廊上镂空窗子俯拾即是,透过楼空格子,绿荫浓而不密,日光暖而不晒,苍穹蓝而不广。一小格窗子,几格镂空,就把窗外浓缩起来,叫你迫不及待地走完迂回长廊。而那地上零星的金色日光和斑驳的树影,则是大自然和建筑师共同勾勒的一卷水墨。

相比之下,北方就显得大气得多。四四方方的格局、对称的建筑和宏大的气派是皇室留下的遗产。看似简单的外构,在走进后却浑然不觉简单了。越是走进,越是深邃。它让你永远弄不明白这座辉煌的建筑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然后我看到一只倦懒地刚睡醒的猫。

起初它在优雅地午睡着,身子软软地趴在石凳上,眼睛眯缝着,有意享受这暖洋洋的乡村午后。

它是被我们的相机和手机吵醒的。在我们争着拍这只慵懒的猫时,它悠悠地醒转过来,扭动着身子坐起,像坐在华丽马车上的贵妇一样,习以为常地接受别人的目光和闪光灯,无谓地伸伸懒腰,继续自己的遐想。

在这样温暖的午后,就应该窝在柔软的床上,半梦半醒地看着洒在地上的阳光和随风飘动的窗帘,享受着床头柜上飘落的玫瑰花瓣和已经淡了的水果味的沐浴乳的混合香气。

或者撑着把阳伞抱着本小说走到某家餐厅的天台上,选个阳光温暖的角落,听着纯粹干净的钢琴物语,吃着快要溶化的冰激凌和醇黑巧克力,满嘴甜蜜地翻着书页。

或者走进一家西式餐厅,穿过用玫瑰和荆棘织成的半圆形拱门,和朋友一起坐在金色的小圆桌边,嚼着英式曲奇,喝着我们的下午茶。

……

闭上眼。

午后,就这样悠悠滑过。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杂草一簇簇地生长在门前石阶上。乡村的门前庭院已经作为创意被搬进了都市,形成入户花园的房地产。然而入户花园里的植物远不是这样随便肆意地生长在阶前,踩踏皆可。那里的植物通常是考究漂亮的生长在土壤适中的红棕色盆里,盆端正地摆放在白瓷砖上。

没有高低之分,只因适合而存在。

就像风筝于风,海豚于海。

就像在幽谷里开放的寻常而朴素的花朵,如果被移植到和天空太接近的地方,移到有暴风雨和炎热的阳光的地方,也许就要死亡。

就像我们一直在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感一样,没有哪种幸福感比自己追求的那种更让我们觉得幸福。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小门吱吱呀呀地响着。

在钢筋水泥的时代到来后,很少能听到这样老旧的声响了。

这个声音让我想起二胡依依呀呀的低泣。拉二胡的人闭着眼,身子随着双手的韵律轻轻摇晃;听二胡的人闭着眼,身子也随着那太过哀伤的音色若有所思地晃动。

也许在某个晚上,漆黑的内屋里真的有位老者颤抖着双手依依呀呀地拉着二胡,乐声幽幽,仿佛在无尽地诉说着一段浓浓的忧愁,怎么也诉不完,怎么诉得完呢。

夜风拂过,小门吱呀。

 

古村农家 - Cyclamen - Somewhere.

 

禾叶包着糯米香,雄黄酒清凉耳畔,门前高插枯艾草,小孩手缠彩绒线。

传统在一点一点地消逝时,传统也在一点一点地保留。我们行走在消逝中,也重拾着消逝的东西。

传说中的喜鹊借彩线搭桥太飘渺,传说中人们在端午之时仍然惦记着七夕的牛郎织女一点不假。世界的真假对错,谁也说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必要去探索一个绝对的真假或者绝对的对错,在迷糊时,就低头看看自己的心,看看自己心里的想要的答案。只要这些答案能让你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件多么幸运的事,那就是个好答案。

 

今天端午。

端午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