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安树的博客

主张正义,民主,自由,平等,博爱,讲真话,希望祖国早日强盛

 
 
 

日志

 
 
关于我

.五十七岁的年龄,三十七岁的青春,三十七岁的青春哪有五十七年的阅历,蓝球场叱吒风云,自行车日行千里,五十七岁,如日中天,锐不可挡,一切从“新”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2010-08-18 15:42:26|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莫莫

"半夜雞叫"及"飛奪瀘定橋"大家都熟悉得很吧,那"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有人知道嗎?



    1.周扒皮"半夜鸡叫"

    我对地主周扒皮的故事太熟悉了,不仅是那半夜鸡能叫,催促长工天漆黑就到地里干活的故事,让我好奇;另主要一点,作者高玉宝和作者描写的那个地主‘周扒皮’离我们不远,他们都是大连市瓦房店(过去叫复县)阎店那旮旯的,几代中国人也几乎无人不晓。我们还看到;高玉宝由于没有文化,写小说《高玉宝》时,以图形代字的影印件。不会写‘鸡’字,画只鸡;不会写‘狗’字,画条狗。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1964年上海美术制片厂拍摄的美术动画片《半夜鸡叫》

由此,高玉宝本人飞黄腾达了,升官了,发财了,没有文化的他管理起军队的文化单位。现在高玉宝先生在辽宁省大连市过的日子也很逍遥;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高玉宝在做报告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高玉宝在谆谆教导下一代:别撒谎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高玉宝的入党申请书

由此。我们也时不时地聆听高玉宝声泪俱下的控诉‘周扒皮’的‘万恶’的报告。我见过高玉宝,听过他的"忆苦思甜"报告(在台上讲那没影儿的事儿,就真能讲出口,没有一点儿愧疚?).我们也开始仇恨那“万恶的旧社会”,声讨那“万恶的周扒皮”了;
 

   高玉宝所写的那个周扒皮的地主已死去多年。村里人说:“高家那小子(高玉宝),真是造孽。本来人家(周扒皮)在村里还呆得住,他那个书一出,人家(周扒皮)算是出了名,每次搞运动,上面都安排人斗他一回,文革时,把周富春老人活活打死了。现在他家的儿子孙子还动不动给人打,给人骂。”他的后代在农村境遇非常凄惨,整天被人叫作‘地主崽子'。几十年,这一家人都在凄凉和悲惨里挣扎。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别看我吃喝嫖赌五马六混没有土地,今天,分你的地的时候到了!


那时候,我们也在黎明前到鸡窝去鼓捣过,可是那鸡就是不叫。

    假如周扒皮真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半夜假装鸡叫、催促长工到地里干活,那四周漆黑一团,长工是锄草还是锄苗?谁听说过农民深更半夜去种庄稼的?人有长猫眼睛的吗?那不是去祸害庄稼去了吗?

    据说,高玉宝本人也承认:‘半夜鸡叫'根本就是连影儿都没有的事。只是辩解:小说就有杜撰,何况是一个军队叫荒草同志的腹稿,似乎与高玉宝关系不大。这就无耻了。杜撰可以,杜撰也得有哪怕就那么一点儿影的事啊。一点影儿也没有的事情也敢杜撰?给你高玉宝杜撰个‘持刀抢劫、贩卖毒品、强奸幼女、贪污巨款’行吗?

黄店屯村的孔庆祥回忆,“有一年我在到黑龙江的火车上,正好遇见高玉宝,我问,大舅,有半夜鸡叫这回事吗?他没吭声,说是这是文学创作的艺术性问题。然后又说,咱们这儿没有,不代表全国其它地方就没有。”说漏了吧!“咱们这儿没有”吧?!至于“不代表全国其它地方就没有。”的事情,可以对高同志说:“这个还真没有!”
 

  

    那个‘周扒皮’在村里并不坏,真实的“周扒皮”是个厚道人,周家没土地出租,也没人当汉奸,他家里人手多,五子三女,大儿子干农活,二儿子管家,三儿子赶车,几个儿子都有分工,个个勤快。脑子也灵,都能挣钱。他的五个儿子,个个都被他调教成了务农置家的行家好手。攒钱置地成了他的最大爱好。在周春富看来,只有土地才是结结实实的保障,地里出一家人的吃喝,子孙也能受益。周家“挣钱了就买地,地多了就雇长工,从三五个到七八个的时候都有。周富春和长工一样干活,周春富“从不闲着。一大早就赶马车出去,回来挂一胡子霜”。他就是比别人多几亩土地,划为地主。村里的人并没有对他另眼看待。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周扒皮的周家大院

黄店屯93岁的老人高殿荣,至今还住在土改时分给她的周家三间老屋里,她回忆起周春富时,只说了一句,“不是恶人,不霸道。”在传统的乡村道德语境内,“好”和“恶”是最基本的两个标准。

现在,你高玉宝也比别人多几十平方的房子,应该怎样对待你呢?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2009年1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周扒皮”曾外孙孟令骞《半夜鸡不叫》一书

《飞夺泸定桥》纯属虚构

《飞夺泸定桥》这事儿在我们脑海里根深蒂固,又是文章、又是图画、又是电影、又是话剧……,铺天盖地。你看那画:几条铁链子连接两岸,几个‘勇士’或跪、或立,冲过只垫有几块板的铁索桥。那英姿、那豪气;而且还告诉你;多少个‘勇士’ 飞夺了泸定桥》。可是,邓**接见外国人士时说:‘飞夺泸定桥’是虚构的!
 

   虚构的?当头一棒!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夺泸定桥二十二勇士之一——刘梓华

(没打仗也出勇士)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半夜雞不叫與慢走瀘定橋 - 莫莫莫 - 莫莫莫
 
是的,是虚构的。
 

   当地老人说:“飞夺泸定桥?红军打哪个嘛(打谁呀)!人都跑光了,打哪个嘛!当年红军来的时候,泸定已是一座空城。老百姓听说**要来了,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跑了。国民党的军队落在红军一百多公里之外。当时守泸定桥的是一个民团。因为泸定是通往西藏的要道,康熙年间修好泸定桥后就一直有民团守桥,民团是守桥的,而不是对付红军的。红军的先头部队来到桥对面时,民团向桥对面胡乱放了一阵枪后就跑了。红军没有还枪,他们跑了一天一夜,倒在河滩上就睡着了。等到大部队来了后,把老乡的门板取了两个换搭着过桥,然后用城里的门板把桥铺满。红军是排着队过的桥,队伍过完后就放火把桥头堡烧了,说是为了阻挡国军的追击。红军另一支队伍从安顺场过河后,沿公路向泸定城来了,先派来了一个探子,然后来了两个探子,后来又来了三个探子,最后大队伍就来了。哪里打过仗嘛?!”
    能把根本没有的事儿,说得活灵活现,有鼻子有眼儿,不得不佩服功夫之深。弥天大谎都敢撒,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